当前位置:首页>>教育>>教育快报

中国小学生平均每天劳动时间只有12分钟?
恩施州城学生如何劳有所获?

家长:孩子应学会自理 老师:乡村与城市学校劳动教育各有优势

发布时间:2019-06-13 10:07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阮璐 编辑:郑晓涵
6月10日,《半月谈》报道称,国内外相关调查显示:美国小学生平均每天的劳动时间为1.2小时,韩国0.7小时,而中国小学生平均每天的劳动时间只有12分钟。

全媒体记者阮璐

6月10日,《半月谈》报道称,国内外相关调查显示:美国小学生平均每天的劳动时间为1.2小时,韩国0.7小时,而中国小学生平均每天的劳动时间只有12分钟。

6月11日,恩施晚报记者随即走访了州城部分家长、学生和相关部门了解到,学生自理能力与劳动能力的确有待加强。

1

孩子学着做家务。

市民:孩子家务劳动较少

“女儿现在会扫地、洗碗,能自己洗澡了,但洗头还不行。”州城市民曾明告诉记者,今年10岁的女儿正在恩施市实验小学读四年级,他与妻子虽然有意培养孩子的劳动和自理能力,但家中老人娇惯孩子,加之对女儿的学业要求较严格,所以女儿在家劳动较少。

州城市民于晗的女儿今年13岁,目前在恩施清江外国语学校读初一,因为女儿是住读,所以具有一定的生活自理能力,这让于晗十分欣慰:“女儿自己洗头、洗澡、洗衣服都没问题,在家里会煮饺子,会用微波炉。她住校的时候要轮流打扫寝室卫生,回家了会自己打扫自己的卧室。”女儿自我要求严格,学习压力较重,每周难得回家时,于晗便不忍让女儿再做过多的家务:“她们年级一共有24个班,其中有4个快班,女儿是所在快班的第一名。考试时,学校会按年级排名来安排考场,她对自己要求很高,一定要留在第一考场,看到她这么努力学习,除了料理自己的生活以外,我就不想她回家再做什么劳动了。”

于晗的女儿也告诉记者,“回家后妈妈不会叫我劳动,让我把作业写完后多休息。有时候我想帮她做点事,她也会说她自己能搞定。”

州城市民马依也从小培养女儿的劳动和自理能力:“女儿刚上幼儿园,实在不会做什么家务,但是我和她爸爸有意地教她自己刷牙、穿衣和收拾自己的玩具,尤其她上幼儿园之后,这些事学得有模有样了。”

家长:学校劳动教育有待加强

采访中,家长们告诉记者,除了在家里做简单的家务,孩子还会通过参加学校组织的一些活动获得劳动体验,但与课程教育比起来,他们认为,学校的劳动教育还有待加强。

“学校有开展劳动教育,但据我所知并不多,主要以公益活动、实践活动为主,难免流于形式主义,效果并不佳。”曾明直言。

于晗告诉记者:“女儿小学期间,每个寒暑假老师都要求以照片或视频的形式上交劳动成果,主要目的是为了完成作业。上初中以后,生活老师每天要查寝并打分,不合格的寝室会公示并扣分,在这种要求下,我觉得女儿的劳动能力才有了显著提高。”

马依则认为:“幼儿园每周五都有打扫教室的活动,也会让小朋友学习给妈妈捶背呀,擦桌子呀,虽然小朋友主要是觉得好玩,但是让他们有这种意识我觉得也很不错了。”

尽管如此,家长们也还是深深感觉到,如今孩子们的劳动意识和劳动能力确实还有待加强:“我们小时候,家长更严厉,学习任务也轻一些,在学校要轮流值日,还有专门的劳动课;在家必须每天扫地、拖地、洗自己的衣服、整理房间等,这让我从小养成了好习惯,做事更有条理,对时间的安排也更合理,受益良多。”于晗认为,在注重孩子课程学习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对孩子基本的劳动自理能力的培养。

教育部门:乡村与城市学校劳动教育各有侧重,各有优势

恩施市学生劳动教育开展的情况如何?有哪些措施有助于学生接受劳动教育?记者随即采访了恩施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袁作森。

袁作森认为,学生的劳动教育应从乡村学校和城市学校分别谈起,两者各有侧重,各有优势。“据我所知,一些乡村学校,尤其是寄宿制的乡村学校,常常会有劳动实践基地,基地也许会栽种一些花草、蔬菜等,学生参与管理,从而获得劳动体验。而且我们实施的春秋假,一方面也就是想号召乡村学校的学生趁假期回家帮助家长做力所能及的家务和农活。而对于城市学校的学生来说,劳动则以综合实践课程和社会实践活动来呈现,这也是一种劳动的形式。与乡村学生对比而言,城市学生体力劳动确实弱化一些,但他们的优势在于接收信息化成果的便捷,而且活动形式和内容丰富,在开展综合实践和社会实践时,他们能将这种优势融入其中,获得身心劳动的锻炼。但不管是哪种劳动,学生在参与中培养和掌握劳动能力都是最重要的。”袁作森说。

一名姓陈的小学教师也表示:“我觉得劳动分体力和脑力劳动,现在,城市里的孩子家务都由家长代劳了,他们主要就通过参与活动获得劳动体验了。我们学校组织过学生参与‘六城’同创、参观博物馆、慰问福利院等活动,我认为这也是一种劳动的形式,而且是因地取材、因人而异的劳动形式。”

责任编辑:郑晓涵